第一创业、首创证券计划推动合并 第一创业直拉涨停

  8月13日消息,受消息影响,第一创业午后直线拉升涨停,带动证券板块拉升,中国银河中信建投国盛金控等纷纷走高。

  消息面上,三位消息人士称,中国计划将国内券商第一创业与首创证券合并,首创证券因此推迟了正在进行的IPO计划。消息人士还称,两家公司的合并最早可能在今年敲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田原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中国2020-21年度大豆进口量预估上调至9,900万吨

  来源:文华财经 

  外电8月12日消息,美国农业部(USDA)周三公布的8月供需报告显示,中国2020/21年度大豆进口量预估为9,900万吨,7月预估为9,600万吨。

  中国2019/20年度大豆进口量预估为9,800万吨,7月预估为9,600万吨。

  中国2018/19年度大豆进口量为8,254万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修龙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上海天洋上市3年半净利有2年半在下滑 中信证券保荐

  原标题:上海天洋上市3年半净利有2年半在下滑 中信证券保荐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2日讯 (记者 韩艺嘉 华青剑)8月10日晚间,上海天洋(603330.SH)披露了2020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同比减少14.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22.11万元,同比减少15.4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704.32万元,同比减少28.9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41.78万元,同比增长442.36%。

  2020年上半年,上海天洋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50%,比上年同期减少0.27个百分点;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1.15%,比上年同期减少0.46个百分点。

  对于营收下滑的原因,上海天洋在半年报中表示,主要是新冠疫情使公司一季度正常开工受到影响,二季度疫情在海外爆发,国外纺织服装出口订单被大面积取消,并导致公司以纺织服装行业为主的热熔胶粉粒销售累计下滑24.92%;但上半年公司新产品的开拓仍取得了不错进展,反应型胶粘剂产品营业收入同比上年同期增长52.51%,热熔墙布的经销商业务实现同比43.42%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公司营业收入下滑的压力。

  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主要为,2019年已全额计提坏账的应收账款1952.34万元在2020年二季度核销,该事项需调增递延所得税费用488.09万元,进而影响本期净利润488.09万元,导致同比去年同期净利润略有下滑。

  上海天洋是环保粘接材料及其应用制品的专业供应商,随着发展,公司主要产品由传统的热熔胶粘剂材料拓展到应用领域更为广泛的热熔墙布及反应型胶粘剂等新产品。

  据了解,上海天洋始创于2002年,总部位于上海嘉定区南翔镇,2017年2月13日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保荐代表人为黄艺彬、任松涛。

  中国经济网记者翻阅其历年年报发现,上海天洋在上市当年就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现象,尽管2018年净利润有所增加,但整体呈下降趋势。

  上市首年,上海天洋营收增长,净利下滑。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5亿元,同比增长15.3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37.58万元,同比减少43.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459.40万元,同比减少51.4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29.37万元,同比减少108.93%。

  2018年,上海天洋业绩上涨。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1亿元,同比增长23.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17.49万元,同比增长15.8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102.61万元,同比增长26.1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208.68万元,同比增长1180.21%。

  而2019年,上海天洋又一次增收不增利。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59亿元,同比增长17.5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98.90万元,同比减少51.7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133.74万元,同比减少31.2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579.60万元,同比增长8.81%。

  上海天洋上市时披露的公告书显示,公司上市发行股份数量为15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为2.7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为2.27亿元,分别用于年产3.1亿㎡热熔胶网膜项目、年产4800万㎡太阳能电池封装用EVA胶膜项目、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一般用途。

  上海天洋的发行费用总计4631.08万元,其中支付给保荐机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承销及保荐费用3400万元,支付上海市广发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用313万元,支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的审计及验资费用550万元。

  中信证券在对上海天洋的的发行保荐书中称,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后,公司热熔胶网膜、太阳能电池封装用EVA胶膜的产能将迅速提升,公司资产规模、营业收入与利润总额也将有较大幅度增长,将对公司业绩实现长期增长提供重要支持。此外,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具有较高的投资回报率,市场前景看好。随着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实施和达产,公司的盈利能力将显著增强,净资产收益率将进一步提高。

  今年6月6日,上海天洋发布的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专项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募集资金已使用完毕,募集资金专户余额均为0。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天洋进行过募集资金用途变更。专项报告显示,2019年2月14日,上海天洋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年产4800 万㎡太阳能电池封装用EVA 胶膜项目”及“年产3.1 亿㎡热熔胶网膜项目”剩余尚未开始建设的产线进行了终止并将结余募集资金4283.56万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中国人寿:前7月保费收入4551亿元 同比增长12.34%

  原标题:中国人寿:前7月保费收入4551亿元 同比增长12.34%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e公司讯,中国人寿(601628)8月12日晚间公告,公司于2020年1月-7月期间,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455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051亿元增长12.34%。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译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交银国际:新华保险目标价升至36港元 维持中性评级

  交银国际新华保险(01336-HK)目标价至36港元,中性评级。该公司股价现报32.6港元,涨0.46%,成交量377.44万,成交额1.22亿港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双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交银国际:寿险行业相关股最新投资评级(表)

  交银国际发表中资保险行业报告称,寿险行业上半年新单保费增速呈现分化趋势,各公司新业务价值率同比普遍下降,预计中国人寿(02628)、新华保险(01336)、平安保险(02318)、中国太保(02601)等公司均有不同程度的业绩下滑,但预计中国人寿仍有望保持领先增速。

  另外,寿险行业估值在7月初经历短暂大幅调升后持续下行,目前行业估值仍处于偏低和水平。寿险负债端复苏缓慢,但目前资本市场更青睐于资产端的投资表现。因此交银国际目前维持中国人寿、平安保险、中国太保的“买入”评级,由于新华保险已接近交银国际的目标价,因此评级从买入下调至中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双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香港保安局指警方搜查申请及行动完全合法合理

  中新社香港8月10日电 就传媒查询10日香港警方行动及相关调查工作,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发言人作出回应表示,任何有关搜查的申请及行动,警方均按案件的调查需要进行,完全合法、合理。

  香港警方10日公布,已采取行动拘捕10人,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相关罪名及涉嫌串谋诈骗。被捕嫌疑人包括黎智英等人。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10日消息,保安局发言人表示,保安局不评论个案细节,但必须指出,无人可以凌驾法律。任何人犯法,不论其身份或背景,都要面对法律制裁。警方会果断行动,依法处理,绝不姑息。

  保安局发言人指出,针对违法行为,警方有责任全力搜证,按法律规定和程序进行。就处所的搜查,警方按法律及程序向法庭申请搜查令,并依照搜查令授权进行搜查。任何有关搜查的申请及行动,警方均按案件的调查需要进行,完全合法、合理。

  保安局发言人说,自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颁布实施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随即于警务处成立国家安全处,并积极落实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及执行机制。保安局全力推动及支持警务处的执法工作,采取合法措施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以保障国家安全,让香港重回正轨。(完)

【编辑:孙静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70万元一针”的进口药 有无大降价入医保的可能?

  “70万元一针”的进口药 有无大降价入医保的可能?

  □蒋璟璟
  近日,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疾病的药物“70万元一针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引发关注。国家医保局信访办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价格是由药企自行定价,所以该药在每个国家的价格存在一定出入,“除了药物的原材料、研发成本等,药企也会考虑利润问题,加上该药物目前在国内处于市场垄断的情况,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相关药企则回应称,“一直与国家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保持积极沟通,呼吁建立多方共付机制。”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是进口药也是“垄断药”。从绝对价格来说,国内“70万元一支”堪称天价;而从全球范围内横向对比来看,这一售价相对来说并不算太离谱。大致来说,这一药品在各国的定价都在“一针几十万元”的区间。区别仅仅在于,一些国家将之纳入了“福利保障计划”,公共财政支付了药价的大头,患者自付费用得以大大降低。
  此前,曾有“诺西那生钠国内售价高达70万元,澳大利亚售价只有人民币200多元”一说,将药品价格和药品报销后患者自付费用混为一谈,引发了不小的误会。在澄清事实、舆论发酵之下,呼吁“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纳入医保目录”的声音又占据了舆论场——从责任伦理、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理当如此;然而,鉴于医保基金“收支紧平衡”的实际形势以及“保基本”的使命功能定位,要其为如此高价的罕见病药物买单,或许有些勉强了!
  应该说,现在是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新一轮医保目录调整9月启动,将于2020年11月-12月公布。种种迹象表明,围绕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相关职能部门和药企产商也有意展开谈判。尽管困难重重,但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大降价之后纳入医保目录,还是有希望的。
  参照过往的市场规律,孤儿药基本都是采取典型的吸脂定价策略,即在产品刚刚进入市场时将价格定位在较高水平,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再逐步降低价格。此外,随着药物专利逐步逼近到期,随着其他企业有权仿制,“垄断药”强势的定价优势也将被稀释,价格走低是大趋势……道理大家都懂,双方都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就看具体谈判的艺术了。
  事关商业利益、市场激励以及公共道义、国家责任,罕见病“孤儿药”从来都是一个复杂、沉重的话题。越是如此,越是应该求同存异,越是应该以耐心和智慧寻求最优解。

【编辑:张燕玲】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病例逼近500万 美媒反思:我们到底错哪儿了?

截至6日,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经逼近500万,死亡近16万人。美国人口仅占全球的4%,死亡病例却占了22%。

△《纽约时报》:抗疫 美国独一无二的失败

《纽约时报》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多名专家进行了采访,试图复盘美国抗疫“惨败”的原因。一方面,有专家认为美国在抗疫过程中强调个人主义而忽视集体行动;另一方面,许多人都认为,美国的今天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特朗普政府的“一错再错”。

错误一:漏洞百出的旅行限制

1月3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限制从中国来的外国人入境美国,但其中漏洞百出,这一限制并不包括美国公民、永久居民及其家属。更重要的是,该政策未能考虑到疫情在世界其他地区的传播。后来的数据也表明,许多进入美国的感染者来自欧洲,而特朗普政府直到3月份才限制来自欧洲的旅行者入境。

△今年3月,在美国国会参观的游客

美国对入境人员几乎没有跟踪隔离。这方面,很多国家都比美国做得好。

3月27日,澳大利亚宣布对入境旅客进行强制隔离,包括澳大利亚公民,都要在酒店隔离两周。这个措施得到了严格执行。当旅客抵达机场后,当局会将他们直接送到附近的酒店。人们甚至不允许离开酒店进行户外锻炼。

其结果就是,只有不到300名澳大利亚人死于新冠肺炎。假设美国与澳大利亚的死亡率相同,那么只会有3300名美国人死亡,而不是现在的接近16万。

错误二:病毒检测的屡屡失败

早在1月16日,德国科研人员就宣布成功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4天后,美国疾控中心也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疾控中心官员声称,该技术检测三个基因序列而不是两个,比德国的技术更为准确。联邦政府很快开始向各州分发。

但是这项技术有缺陷,第三个基因序列产生了不确定的结果,疾控中心要求各州实验室暂停工作。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在白宫疫情工作组的会议上对这个问题轻描淡写,并表示将很快解决。

然而,问题却拖了几周。在此期间,美国只能限制检测范围,而病毒一直在悄悄传播。到3月初,检测能力仍未解决,纽约地区却已成为疫情中心。专家说,如果早能进行大范围检测,就能更早采取隔离等措施,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反观准备充分的德国,疫情暴发后就立刻投入了足够的检测能力,且免费检测,而美国的实验室当时却要收取高达100美元的检测费用。

美国最终大幅提升了检测能力,但是新问题又出现了:病毒的传染速度甚至超过了检测量的提高。最近几周,检测点又排起了长龙。

对检测的巨大需求已经使医学实验室不堪重负,许多实验室都需要几天甚至两周才能得出结果,对临床已无意义。反观其他国家,比美国效率要高得多。

错误三:围绕戴不戴口罩扯皮

在美国疫情暴发的头几个月中,公共卫生专家无法就戴不戴口罩达成共识。一些人说,口罩减少了病毒的传播,但另一些人认为口罩的效果不明显,应留给医务人员用。而在日本、中国、韩国等地,戴口罩早就迅速成为规范。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世界各地的研究陆续指出了口罩对于防疫的重要性。在许多国家,官员们做出了明确的回应:戴上口罩。5月份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法国总统马克龙等政要都纷纷戴上了口罩。

△图自盖蒂图片

然而在美国,口罩并没有流行,却成为了政治的象征。特朗普不仅自己不戴口罩,还嘲笑他的对手拜登,甚至在发布会上要求记者摘掉口罩。很多共和党人和保守派新闻媒体都回应了他的立场。结果,在高度分化的美国,戴口罩成为另一种党派分歧。

错误四:误读“病毒经济学”

整个3月和4月,佐治亚州州长坎普(Kemp)都在忙着开会,会议的主题之一是何时结束佐治亚州的“关闭”并重启经济。到4月下旬,坎普认为:是时候了。

佐治亚州并未达到特朗普政府制定的重启标准(这些标准已被认为过于宽松)。彼时,该州每天新增约700例新冠确诊病例,比4月3日“封城”时还要多。尽管如此,坎普还是决定继续推进重启,他说,佐治亚州的经济已经没法再等了。4月24日,佐治亚州的理发师们重新上岗,健身房和保龄球馆开业,三天后,餐馆也重新开张。

△图自彭博社

许多政客,尤其是像坎普这样的共和党人都认为,在公众健康和经济的健康之间不可避免地要取舍,如果战胜病毒意味着破坏经济,那么治疗的副作用可能比疾病还糟。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副州长帕特里克(Dan Patrick)评论说:“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

问题是,流行病学家和经济学家都认为,公众健康与经济健康之间并没有真正的冲突。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古尔斯比(Austan Goolsbee)提出所谓“病毒经济学”的首要规则:“解决经济问题的最佳方法是控制病毒传播。”

后来的疫情反弹已经证明了古尔斯比的判断。佐治亚州结束“封城”并没有解决经济问题,人们的消费和就业短暂增加,但很快就消失了。“这不是政客能控制的事,”古尔斯比说,“结果是疫情蔓延,经济的问题也无法解决。”

错误五:混乱的信息发布

和其他国家相比,除了持续暴发的时间以及死亡的规模之外,美国还有一点“与众不同”:政治领导人发出的信息是如此混乱。这些消息通过某些电视台和网站放大,特别是福克斯新闻和经营近200个地方电视台的辛克莱广播集团。对于这些媒体的受众来说,很难知道如何应对新冠病毒。

△福克斯新闻关于戴口罩的报道

特别是特朗普经常抛出与专家矛盾的观点,例如“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了病毒”“病毒有一天将奇迹般消失”“任何想要检测的人都能检测”“羟氯喹是有效的“等言论进一步推动了党派分歧,倾向共和党的选民不愿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离;反过来,一些倾向于民主的选民认为,如果其他人都不认真对待这种病毒,他们也不会。

反观其他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都传达了一致的信息:世界正面临致命病毒的传播,只有谨慎、一致的行动才能保护人民免受其害。(央视记者 王逢治)

原标题:《北美观察丨病例逼近500万 美媒反思:我们到底错在哪儿?》

责编:张婧妍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

点名BAT扩大封禁面 美国滥用“净网”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继施压华为、TikTok后,美国政府又一次且更大范围地“封禁”中国科技公司。8月6日,据环球网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当地时间8月5日,宣称美国正在加紧从美国网络中清除TikTok和微信等所谓“不可信任的”中国App。这是美国“净网计划”的最新措施,包括防止“各种中国电信公司、中国云计算服务商访问美国公民和企业敏感信息”。同样是无理由指控和威胁,但相比针对华为、TikTok,这次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面更广。但美国的长臂管辖对中国公司的业务影响不大。在全球竞争中,能影响中国科技公司发展的还是市场创新能力。

  打击面最广

  此次美国“净网计划”涉及运营商、应用商店、App、云计算厂商、电缆等方向,并点名了华为、阿里百度腾讯等中国互联网企业。

  具体举措包括:确保不受信任的中国运营商不与美国电信网络连接;从美国移动应用商店删除不受信任的应用程序;防止不受信任的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在其应用程序商店预装或以其他方式提供可下载的可信应用程序;防止美国公民最敏感的个人信息和企业最有价值的知识产权被存储和处理在云系统上,这些系统可以通过阿里、百度和腾讯等公司访问美国的外国对手等。

  蓬佩奥声称,TikTok和微信等中国App“正收集美国公民的数据”,对“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敦促苹果谷歌等手机应用商店下架这些“不可信任的”中国App。

  蓬佩奥还瞄准了阿里、百度、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腾讯等多家中企,称美国国务院将与其他政府机构合作,通过阻止这些云端服务提供商的访问,以保护美国公民的数据和包括新冠疫苗研究在内的知识产权。

  针对这一计划和论调,据央视报道,在8月6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蓬佩奥等美国政客一再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滥用国家力量打压遏制中国高科技企业,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美方有关做法根本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完全是恶意抹黑和政治操弄,其实质是要维护自身的高科技垄断地位,完全违背市场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严重威胁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是典型的霸道行径。

  汪文斌强调,许多目前被美国单边制裁的中国企业都是无辜的,它们的技术和产品也是安全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斯诺登事件”“维基解密”的网络安全事件,也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棱镜门”“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的网络监听监视行为。美国自身满身污迹,却大谈什么“清洁网络”,这纯属荒谬可笑。

  和美国前几次无理由打击相比,这次是涉及中国科技公司最广的一次。“如果说美国政府打压华为是局部行为,那这次点名一系列中国公司,就是试图拉一个联盟来进行打击。这说明美国的相关政策是双标行为。”艾媒咨询CEO张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抹黑中企

  不过,有海外媒体也指出,蓬佩奥的讲话并没有给出“最后通牒”,也不具备约束力。

  针对“净网计划”可能引发的下一步动作,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上述涉及企业尚未回应。

  近段时间,以安全为由施压中国科技企业,是美国惯用招数,经不起推敲。在阻止华为、TikTok等公司业务时,美国就以“国家安全”为由,但均被当事企业否认。

  在上个月英国决定停止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时,华为英国发言人Edward Brewster明确表示:“此举源于美国贸易政策,而不是安全问题。”

  不久前,TikTok方面也表示,美国用户的数据是安全的。

  在2019年遭受质疑和攻击时,TikTok就针对一些美国议员要求对其进行“国家安全调查”发表过声明:所有美国TikTok用户的数据都存储在美国境内,并在新加坡为数据库建立备份系统。

  但美国政府和企业仍数次在公开场合抹黑中国企业。2019年10月19日,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在发表演讲时点名攻击TikTok;在不久前举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他又称Facebook正受到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的“威胁”,尤其是在美国的TikTok,还窃取了Facebook的技术。

  对此,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帕帕斯回应称,“在安全性方面,我们正在开发最安全的应用程序,因为我们知道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在最新发布的声明中,字节跳动也直指Facebook抄袭和抹黑:“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

  影响力有限

  其实,这波打击对中国科技公司的业务影响不大。以云计算行业为例,公开资料显示,阿里云在美国弗吉尼亚和硅谷分别有两个可用的数据中心。腾讯云在美国硅谷、弗吉尼亚已开放区域服务,在达拉斯有海外合作的基础设施。

  但一位云计算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般中国云计算厂商出海,服务的大多是中国出海的企业,海外业务只是云计算厂商的一部分,企业的重点还是在国内。AWS、 Google Cloud和Azure是美国本土云计算企业,也是头部企业,所以中国云企业在东南亚下的功夫更多”。

  目前尚无公开的第三方数据披露各大云计算厂商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但是可以从全球和亚太云计算市场份额中看出企业的业务重心。Gartner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云计算市场AWS、Azure、阿里云是行业前三名,市场份额分别是45%、17.9%、9.1%。在亚太市场,阿里云、AWS、Azure位列前三,相应市场份额分别是28.2%、17.5%、11.8%。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也认为,美国“净网计划”管不住中国科技企业,理由在于:“互联网主要是网络效应,不存在底层硬件问题。互联网的协议是世界公开的,这些都不掌握在美国的手里,当初蒂姆·伯纳斯·李发明了互联网协议,但放弃申请发明专利,这避免了互联网掌握在某一个国家手中。所以除了硬件基础设施,互联网竞争都是自由平等开源的,长远看,影响科技公司的还是其本身的创新能力。”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ilbab-terbaru.com